修笔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四合院:我的穿越为啥这么陋在线阅读 - 第六百九十二章 谁也别想活

第六百九十二章 谁也别想活

        一听这话,杜蔚国眉头一挑,当即就笑了:

        “幼呵,还真是有意思啊?都说秦桧都有三个朋友,看来古人诚不欺我,居然真的有人会来救援八佰龙呢。”

        大狐狸敏捷的纵跃到杜蔚国的肩头,声音凝重的说道:

        “对方不下几百人呢,杜蔚国,我们还是走吧,你既然已经大仇得报,就没必要和他们继续纠缠了,徒增杀孽。”

        “杀孽?”

        杜蔚国一挑剑眉,眼神闪烁,咂摸了一下这个有趣的词汇,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肩膀上的大狐狸,语气幽幽的说道:

        “啧,胡大,咱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但凡是手里拿枪的,基本上就没有好人。

        杀孽不存在,都是功德!你说,我要不要顺手把这个地盘上的老大直接宰了,自己做个皇帝啊?”

        大狐狸语气诧异无比,连声音都变得尖利了:

        “啥?皇帝?杜大你难道失心疯了吗?大清都已经亡国50多年了,你还想当皇帝?失心疯啊!”

        “哈哈哈!”

        杜蔚国被大狐狸逗得放声大笑,连眼泪都飚出来了:

        “胡大,你可能是不太了解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叫三角地,是个三不管的法外之地。

        有枪就是草头王,谁都拳头大,谁就是老大,这个地方现在的老大好像是一个叫昆擦的山炮。”

        杜蔚国扔掉手里的一叠美钞,目光灼灼的,语气揶揄:

        “啧!干掉他,我可就是新的将军了,无冕之王,地地道道的土皇帝,胡大,到时候我封你当护国神兽,给你修庙,日夜享受香火供奉,咋样?”

        杜蔚国此时心情大好,一边往外走,一边和胡蝶花不着边际的胡扯,满嘴跑火车。

        大狐狸实在是忍无可忍,翻了一个白眼,狠狠的给了他的脑袋上来了一爪子。

        “杜大,你的脑子是被人给打坏了吗?白日做梦!你在这里毫无根基,怎么可能随便打杀一个管事的,就能上位?

        再说了,就这鸟不拉屎,热的要死,靠着种烟土过活的鬼地方,还护国神兽,就是国师老娘也不干!”

        呵,还真是人间清醒胡蝶花啊。

        杜蔚国此时心情不错,砸砸嘴,语气戏谑:

        “行吧,既然咱们胡大仙姑不得意,那我就大发慈悲,放过他们一条生路吧。”

        “切,一派胡言~”

        杜蔚国肩膀上的大狐狸啐了一口,傲娇的扬起头颅,不过漂亮的眼睛里却满是笑意。

        “嗯,咱们走,不过有些东西,却不能留给他们,我得布置一下。”

        杜蔚国一边说着,一边就带着大狐狸返回了弹药库,快速的布置了诡雷陷阱之后。

        出门之前,杜蔚国又拿了一些炸药,地雷,手雷什么的朝着藏钱的密室走去。

        大狐狸看着七窍流血,倒地而死的璃龙,语气幽幽的:

        “这个老头,还真是作死啊,居然敢对你使用他那半桶水的精神力攻击手段,直接被反噬把脑子毁成一团浆湖。”

        杜蔚国心情舒畅,笑呵呵的打趣道:

        “嘿嘿,那是,我的脑子可是经历过胡大仙姑考验的,就这老头,啥也不是!”

        “哼,杜大,你不要这么神气好不好!”

        大狐狸有点不忿,杜蔚国说话聊天也不耽误干活,动作飞快的就在密室当中布置好了陷阱,只要是有人开门,嘿嘿~

        “杜大,你好阴险,还特意留了一个门缝,外面的人肯定经不住诱惑,必然是和里边的钱财珠宝玉石俱焚~”

        大狐狸全程都看着杜蔚国布置陷阱,看完之后,不禁嵴背发凉,杜蔚国不以为意:

        “怎么能叫阴险呢,这叫冷酷好吗?你没听过这句话吗?对待同志要似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要似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切,歪理邪说,你明明就是阴险,而且狠厉,不愧阎王之名~”

        杜蔚国和大狐狸一边沿着漆黑一片的通道缓缓而行,一边插科打诨的斗嘴玩笑着。

        至于前来支援八佰龙的几百号有枪又有炮的散兵游勇,杜蔚国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毕竟相距还有一段距离呢,等他们赶过来,杜蔚国早就已经拂衣而去,远走高飞了。

        再说了,就算是近在迟尺,杜蔚国也是怡然不惧,现在天还没亮,依然是他的主场,真特么惹毛了他,阎王降临,一个都特么别想活!

        “对了,胡大,传说你们狐族还有九尾天狐,什么青丘圣地,是不是真的啊?”

        大狐狸的油光水滑的大尾巴,此刻轻轻的扫在了杜蔚国的脖子上,痒痒的,暖暖的,杜蔚国才有此一问。

        “呵!传说你们人族还有玉皇大帝,天兵天将,九霄天宫呢?杜大,你给我解释一下呗?”

        大狐狸嗤笑一声,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道,杜蔚国顿时剑眉一挑,来了斗志。

        幼呵,果然是牙尖嘴利的胡大姑娘啊,今天不怼你个万朵桃花开,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嘴强王者!

        杜蔚国清了清嗓子,才刚想张嘴,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阵如同厉鬼哀嚎一样的凄厉的呼啸:

        “休休休~”

        曹尼玛的!这特么是苏制m43式迫击炮的密集攒射,听这山呼海啸一样的动静,最少10门,覆盖式轰炸。

        不要含湖,这特么可是m43式重型迫击炮,120毫米口径,杀伤半径20米以上。

        这可不是神剧,炮弹的威力都不如手榴弹,其实10门m43迫击炮,足以覆盖整个八佰龙的营地,毫无死角的杀伤一切活物。

        杜蔚国毕竟在正规部队打熬过,一听这个声音,瞬间就反应过来,连忙脚步飞快的返身朝着地下二层跑去。

        身形如同鬼魅一样,极速的跃下楼梯,随意撞进了一个房间,蹲在了墙角,还不忘把大狐狸护在怀里。

        “轰轰轰~”

        八佰龙的营地,瞬间化作一片火海,地动山摇,几乎所有的塔楼还有瞭望塔,都在瞬间就被夷为平地。

        “休休休~”

        第一轮的轰炸才刚刚结束,第二轮炮弹破空的声音就已经响起,标准的三连发极速射。

        此时,杜蔚国所在的那间屋子,天花板上墙皮簌簌的脱落,连着灰尘大片大片的往下掉落。

        杜蔚国眼神凌厉,语气凛冽的自言自语:

        “大意了,虎无伤人意,人有害虎心,这些三角地的狗杂碎还真特么狠啊,这特么起码是出动了一个标准的炮兵中队啊~”

        大狐狸非常镇定,只是语气幽幽的说道:

        “杜大,你不是说他们是来支援的吗?为什么要开炮轰炸?”

        杜蔚国冷笑一声,帮大狐狸拂去身上沾染的白灰,语气戏谑:

        “呵!我判断失误了,不是支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些该死的狗杂碎,分明是想一网打尽。

        看来,这个八佰龙已经被某人忌惮已久,想趁着和我两败俱伤的时候,一起连根拔起!

        外边的炮声不停,如同是犁地一样,三连发极速射整整打了4轮才结束,外边重新变得死寂一片。

        好在八佰龙的这个地下基地倒是真材实料,建的足够结实,除了墙皮脱落之外,倒是完好无损。

        此时,杜蔚国轻轻的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尘,摇了摇头,慢慢的站起身体,把大狐狸重新放在肩膀上面,表情冷冽,缓步朝着门外走去。

        感受到了杜蔚国身上升腾而起的澎湃煞气,大狐狸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语气有些担心:

        “杜大,咱们还是走吧,反正也没受伤。”

        漆黑一片的甬道里,杜蔚国语气冷幽:

        “我的背包还在上边,这会肯定被炸没了,既然炸了我的东西,就要付出代价。

        再说,刚才墙皮和灰尘都落到你的身上了,动我的狐狸,就不行,一根毛都不行,今天来的,谁也别想活了!”

        “动我的狐狸,就不行!一根毛都不行!”

        当胡蝶花听到这句无比霸道的宣言,脑子里瞬间嗡的一下,一片空白,无念无想。

        是的,杜蔚国这个狗崽子成功了,成功的撩到了狐仙,他现在是真无敌了,已经开始跨物种的撩了!

        穿越一回,连个物种隔离都不能跨越,哪有资格说自己是海王?

        片刻之后,杜蔚国动作粗暴的推开堵在入口的障碍物,来到地面,眼睛在一片废墟火海似的营地之中扫视了一圈。

        最后只找到了还在燃烧的一个背包碎片,这个背包,是采玉送给他的。

        二战德式山地兵背包,是他素未谋面的老丈人的藏品,杜蔚国一直非常喜欢,珍惜有加。

        掏出烟盒,就着手里还在燃烧的残片,点燃了两支香烟,递给大狐狸一根。

        杜蔚国抽了两口烟,长长的吐出烟气,扔掉了手里的背包残片,望着不远处漆黑一片的密林,语气幽幽的问道:

        “胡大,受累,给我指个方向。”

        大狐狸直到现在,还沉浸在刚才杜蔚国的霸总语录之中,嘴里叼着烟卷,恍恍忽忽的伸出小爪子,指了一个方向。

        杜蔚国吐出嘴里的烟头,眼神一厉,身形勐地电射而出,势如奔马一样,瞬息就穿越了半个营地。

        在一颗高大的梭罗树前,杜蔚国停住了脚步,把肩上的大狐狸放下,紧了紧肩膀上的背包和步枪。

        这个新背包是杜蔚国在八佰龙地下基地里,随手划拉的,装满了硬货,步枪是一把精挑细选的弹鼓式akm。

        原来那把是从八曼城巴擦哪里搞的,旧枪,枪况非常一般,这把是八佰龙的武器储备,可就好多了。

        杜蔚国摩挲了一下大狐狸光滑的皮毛,语气轻松的说道:

        “乖乖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就回来~”

        大狐狸只是懵懵的点了点头,杜蔚国嘴角一勾,手里的九幽锁勐地弹出,夺的一声,钉在了树冠上。

        随即腾身而起,身形如同夜枭一样,几个起落间,就彻底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凌晨5点18分,三角地雨林,前八佰龙营地西南约2公里处。

        此时,天色依稀见亮,一队隶属昆擦的侦查前导小队,正在寂静一片的雨林当中快速穿插前进。

        “噗噗噗~”

        一阵如同疾风骤雨般的轻微枪声,突然在死寂的丛林当中响起。

        走在最前头的队长,额头瞬间出现了一个血洞,脑后溅射出凄美的血花。

        他身后的队员们也是如此,甚至根本都来不及反应,小队一共12个人,短短不到2秒。

        全部都是额头中弹,脑后开花,一枪未发,全都无声无息的倒在了潮湿阴冷的雨林泥地上。

        杜蔚国蹲在一根粗大的树杈上,面色冷漠,慢条斯理的给装备了消音器的两支手枪更换弹夹。

        随即,再次腾空而起,如同夜枭一样,消无声息的消失在了雨林之中。

        几百人的队伍最后,不出所料,果然是迫击炮中队,一共百来人,总共12门m43式迫击炮。

        此时满嘴黄牙的中队长,正在破口大骂:

        “狗娃子,日尼玛的,你给老子爬快点,一到关键时刻,你特么就拉稀摆带~”

        这家伙一嘴地道的川音,要说这个时代,炮兵绝对是所有陆军兵种当中最惨的。

        尤其是迫击炮,扛着炮筒和炮弹雨林当中行军,死沉贼累不说,还是对手优先打击的对象。

        中队长的骂声还没说完,一道人影在从他的头上飞快的略过,同时,十几个黑黝黝的圆球,天女散花般的散落而下。

        “沃日,手雷!”

        中队长的呼喊才刚刚响起,将将落地的高爆手雷就已经炸开了,他的面前刚好落下了一枚,瞬间就被炸碎了。

        人在半空的杜蔚国面无表情的砸砸嘴,要说高爆手雷,这玩意的杀伤半径马马虎虎,才不过10米而已。

        不过16颗手雷,已经足以覆盖这些炮兵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覆盖攻击,老子也可以。

        “轰轰轰~”

        剧烈的爆炸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杜蔚国啥眼力和准头啊,几乎所有的炮弹都被殉爆了。

        排山倒海一样的爆炸冲击,就连杜蔚国都不得不远遁以避其锋芒。

        片刻之后,当前面的人马赶回来查看的时候,原来炮兵中队所在的位置,已经变成了一片焦黑色的弹坑,寸草不生,就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到。

        浓郁无比的血腥味混着硝烟味,充斥在空气当中,熏人欲吐。

        负责本次行动的大队长,是个身材魁梧,脸庞黝黑的中男人,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他的脸色铁青,眼神阴蛰。

        近百人的中队,就这么眨眼间被化作了齑粉,怒气冲天的同时,大队长心中也是冰凉一片。

        玛卖批!

        我就说不要惹这群怪物吧,现在怎么办?继续前进很可能会死,原路折返会被枪毙。

        前狼后虎,老子要不直接带人跑去投奔缅方的政府军得了~

        此时,一个身形精干,面露惶急之色的年轻人快步凑到大队长的跟前,压低声音:

        “老大,前面负责开路侦查的两支小队,全都被干掉了,清一色的爆头,一人不剩~”

        “什么?”

        大队长一听这话,先是悚然一惊,随即勃然大怒,低声喝骂道:

        “啷个都是猪没?几十个人,被打爆了脑壳,居然连一枪都没响?”

        年轻人瞥了一眼惨烈的爆炸现场,语气颤抖的说道:

        “老大,前后夹击,张网以待,恐怕咱们是中计了,这些怪物的求援分明只是一个诱饵,现在他们正要拿咱们立威呢~”

        大队长脸色铁青,眼神当中闪过一抹狠戾:

        “日他祖宗,霍青,你马上给将军发报,说我们遭遇了埋伏,请求支援!”

        霍青目露难色,支支吾吾的说道:

        “老大,刚才通讯组接挨着炮兵的位置,所以~”

        “啪!”

        大队长盛怒之下,重重的一耳光,抽在了霍青的脸色,当即就红肿一片,大队长怒不可遏的破口大骂:

        “啷个锤子,你龟孙,真的是个废物!”

        霍青捂着脸,眼神有些委屈,不过他还是声音闷闷的说道:“老大,事到如今,您还是赶紧想想退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