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大唐当赘婿在线阅读 - 第469章 没有打掉吐蕃 提头来见

第469章 没有打掉吐蕃 提头来见

        第469章没有打掉吐蕃提头来见

        “魏征,朕问你,朕是大唐皇帝,现在朕的边疆受到侵犯,朕不仅不能出兵攻打,还要将公主送过去,还要看吐蕃的脸色?难道朕是乞丐跪着要饭吗?”

        骤然之间,李世民怒吼,更是直接站了起来。

        “陛下息怒。”

        魏征当即跪下,低着头。

        虽说此前魏征多次谏言的时候,李世民都是避着魏征,但那是李世民广开言路,但现在李世民一发怒,没有几个人能抗住他的气势,毕竟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

        或许是近几年朝政安宁,很多人都忘了李世民杀气腾腾的一面。

        大殿上,其余群臣也是一个字都不敢说。

        “哼。”

        李世民冷哼了一声:“吐蕃竟然敢打吐谷浑,那朕就要他死,侯君集何在?”

        “臣在!”

        侯君集当即出列。

        “朕命你为弥道行军大总管!”

        “臣领命!”

        程咬金瞪大眼睛,怎么行军大总管给了侯君集,怎么也不照顾照顾老程啊。

        而李世民继续沉着脸:“执失思力何在?”

        “臣在!”

        一个很明显是类似突厥人的男子出列,抱拳低头。

        此人名为执失思力,是东突厥执失部酋长,东突厥灭亡后,归降唐朝,担任左领军将军,在新旧唐书里,虽然没有给他列传,但有很多关于他的记载,他也是第一个娶了公主的异族,唐太宗之妹九江公主,便是他的妻子,同时是驸马都尉,安国公。

        “命你为白兰道行军大总管!”

        “是!”

        “牛进达何在?”

        “臣在!”

        又一个武将出列。

        “命你为阔水道行军大总管!”

        “是!”

        “刘兰何在?”

        “臣在!”

        “命你为洮河道行军总管!”

        “是!”

        李世民沉声说道:“你们四人,共计步骑五万,这一次要是没有打掉吐蕃,提头来见!”

        “是!”

        侯君集等人当即应声!

        很快,侯君集等人便是拿着虎符出去,准备召集军队,还有需要征调民夫,将粮食往西面先行送过去,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便是这个道理。

        这一次,李世民也是发了怒,要和吐蕃一决高下!

        本来李世民也没打算派重兵过去,但吐蕃这次攻击松洲城,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那就是吐蕃之前说的,都在放屁!

        什么为了公主,都是纯粹为了吐蕃自己的实力。

        ......

        这一边,已经是过了几日。

        松洲城头上,几个偏将都在各自指挥。

        “放箭!快放箭!”

        躲在墙垛后面的士兵,当即起身,就是直接将箭矢射出!

        噗噗!

        下方的箭矢也是直接射来,打在墙垛上,还有一些箭矢,直接从头上飞过。

        一个士兵运气不太好,直接被射中脖子,当场倒下。

        但没有人管他,更多的士兵补上。

        “滚木呢!快将滚木拿来!”

        后面的士兵忙着将物资送过来,有士兵拿着滚木,狠狠朝下扔去!

        在松洲城下方,许多吐蕃士兵还在疯狂攻城,但他们的攻城设备非常简陋,只不过是最简单的云梯。

        吐蕃的攻城已经持续了两日,进攻非常夸张,死伤也很多,甚至今日上午,差一点就要被吐蕃士兵登上城头。

        “之前长安送过来的武器设备呢?赶紧用!”

        有士兵到床弓弩这里,几个士兵联手转动转盘,下一刻,紧绷的床弓弩,直接就是将上面二十几枚箭矢和刀具射出!

        前方一片吐蕃士兵,当场倒下。

        松洲城的攻城如火如荼,吐蕃大营里,松赞干布眼睛眯了眯。

        “王,这松洲城太难攻了,根本打不下来。”

        有将领前来,脸上满是焦急。

        唐朝人的城池修建得太高大了,这松洲城简直就是难啃的骨头,根本啃不下来。

        松赞干布也没想到,松洲城如此难打,但要让他就这么放弃,也不甘心,松洲城是一座交通要道的城池,而且现在孤立无援,又没有援军,主将还被自己抓了,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这是最佳的进攻机会。

        可松洲城就简单几千人,甚至五千人不到,硬生生守住了,吐蕃士兵的尸体,都在前面堆满了地面。

        这攻城的伤亡比例,甚至超过了五十比一,吐蕃士兵死五十个人,松洲城的士兵才死一个人,这完全就是拿命在填啊。

        只是想了一会,松赞干布喝道:“继续攻城,就算是付出一万人的代价,也要拿下松洲城!”

        “是!”

        那将领出去了,松赞干布也是阴沉着脸,当即将书信官喊来。

        “我念,你写。”

        “大唐陛下,我所求只为公主,若不许嫁公主,当亲提五万兵,夺尔唐国,杀尔,夺取公主!”

        很快,书信写好,这是松赞干布用语最狠的一封书信,无论是迎娶公主,还是打下松洲城,他都不亏,若是大唐真将公主送来,他立即退兵。

        若大唐不将公主送来,他就打松洲城,若是大唐发兵,他倒也想和大唐军队碰一碰,看看大唐军队,到底有多强。

        随着吐蕃加大进攻强度,简直是四面城墙都有人在进攻,一瞬间,松洲城的压力就大了起来。

        甚至随着好几波进攻,吐蕃的士兵都从云梯上接近了城头,还杀了城头的士兵,若不是后面士兵补上,恐怕吐蕃兵就登城了。

        这也是和历史上有出入的地方,毕竟历史上韩威可没有被生擒。

        攻城还在继续,一直厮杀到下午,地面上的吐蕃士兵尸体都堆成了小山,但吐蕃还在进攻。

        城头也是倒了许多唐军,极为惨烈。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士兵满是仓惶跑来。

        “将军,西面城墙的吐蕃兵,登上城头了!”

        “什么?!”

        这偏将一惊,当即抽出佩剑:“你们随我来!人在城在,人亡城亡!”

        身后一些士兵,也是跟随偏将,直接冲杀过去。

        但所有士兵,内心更是有着悲壮的情绪,今天,恐怕是活不了了。

        松赞干布更是站在前线处,看着状况,当收到士兵过来报告战局的情况,得知自己士兵登上城头后,不由哈哈大笑。

        “好!传令下去,若打下松洲城,全体可以劫掠两天。”

        “是!”

        那士兵更为兴奋。

        自由劫掠两天,意味着抢到的任何东西都是你的,包括牲畜、财宝、女人。

        而松赞干布脸上终于是浮现出了笑意:“这一次,松洲城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