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大唐当赘婿在线阅读 - 第414章 我的意思是 你现在渴不渴

第414章 我的意思是 你现在渴不渴

        第414章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渴不渴

        赵尘手中折扇一顿,看向李世民,眼中有着疑惑。

        “陛下,怎么又来事了?”

        “赵先生,这一次的事,不就是你之前说过的嘛,邀请各国前来大唐,举办世博会,但世博会具体该怎么来举办,朕没有经验,大唐群臣,也没有经验,想来想去,还是只有赵先生你最合适。”

        赵尘脸色都有些古怪:“这么快的吗?”

        “赵先生,可不算快了,如你之前所说,这一次,足足邀请了许多国家前来,上年就直接派出了使者前往各国,薛延陀、高丽、新罗、西突厥、吐火罗、康国、安国、波斯、疏勒、于阗、焉耆、高昌、林邑、昆明,这些都会来。”

        “哦?这可有些意思了。”

        赵尘开始摩挲着下巴,这个提议虽然是他提出来的,但仍然比较粗糙,当时他想的主要是将薛延陀几个国家的人请过来,但没想到,李世民竟然是一口气邀请了如此之多的国家。

        应该可以从中,筹划点什么。

        当初自己系统,只给了种子和一些牲畜,其余的关键原料其实没有给,必须要自己前去取得,比如橡胶。

        赵尘在思考,旁边的房玄龄和程咬金都是不说话,不敢打扰赵尘,而李世民也是安静等着。

        下一刻,赵尘手中折扇一拍,眼带笑意:“好说,好说,既然难得一次性有这么多国家,那的确是一个好机会,就交给我好了。”

        李世民一笑:“好,既然如此,那就交给赵先生了,朕放心。”

        随后,李世民又是坐下来拉了一会家常,联络下感情,而后才匆匆离去。

        房玄龄和程咬金两人,也是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只见到一个赵府仆人,快速跑了过来。

        “老爷,有人求见。”

        “谁?”

        “他说他叫李淳风。”

        程咬金脚步一顿,眉头一皱:“这个李淳风,竟然还来敢见赵先生你,看老夫我弄死他我。”

        赵尘似笑非笑看着程咬金:“行啊老程,去弄死他,我支持你。”

        程咬金讪讪一笑:“赵先生,我这不开玩笑的嘛。”

        赵尘给了个白眼,对下人说道:“让他过来。”

        李淳风再度过来了,此刻他的眼中,有着很多迷茫。

        这一日,从昨日到今日现在,他的眼中、他的脑海里,浮现的都是赵尘仿若神明一样,在屋顶之上手持雷霆的画面。

        他真的是神吗?

        难道我推算的都是假的吗?

        李淳风茫然地走了过来,抬头见到赵尘,正一脸笑容地看着自己。

        李淳风正要开口,赵尘却是一伸手:“淳风兄,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很迷茫?是不是感觉失去了人生的真谛?是不是感觉自己的事业,出现了一点点的偏颇?”

        房玄龄和程咬金都是在旁边看着,一听到赵尘这么说,程咬金脸上有些古怪。

        “老房,我怎么听着这话,感觉赵先生像是又有什么想法了?”

        李淳风茫然地点点头:“驸马,我现在的确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难道我做的,一直都是错的?”

        “哎。无妨,就让本驸马来为你,指点迷津,你知道你现在需要做什么吗?”

        李淳风摇头。

        赵尘拿出一个空茶杯,平静地往里倒茶,水杯快要溢出来了,赵尘还在继续倒,李淳风看着赵尘倒茶,而赵尘又是问道:“你悟出了什么?”

        李淳风沉吟了一会:“驸马的意思,是满溢的茶杯装不下什么,只有让心灵放空,才能去除迷茫?”

        赵尘摇头:“错,我的意思是,你现在渴不渴?”

        李淳风:“......”

        房玄龄:“......”

        程咬金:“......”

        赵尘放下茶壶:“不要着急,先喝杯茶。”

        李淳风喝了一杯茶,赵尘这才说道:“我很理解你现在的状态,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相面和相命,的确有一定的可取之处,相由心生,的确可以推测出一定的东西。但是,光靠命理,是走不远的。”

        李淳风满是迷茫:“那要靠什么?”

        “科学!”

        赵尘满是坚定:“譬如雷电,以后就可以掌控,譬如天上星辰,以后人类可以抵达,而这都离不开科学。”

        “所以......”

        李淳风愈发迷茫了,赵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所以,投入科学的怀抱吧,用科学来解释世界,比如观天、比如推算风力,科学能给出大部分的解释。”

        李淳风看着赵尘,忽然问道:“那驸马,当初我用铜钱来推算你的命理,却接连几回所有铜钱,全部竖着,你能否给我解释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