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大唐当赘婿在线阅读 - 第408章 我还是比较好奇那棵槐树咋样了

第408章 我还是比较好奇那棵槐树咋样了

        第408章我还是比较好奇那棵槐树咋样了

        “真有雷击槐树了?”

        赵尘满是兴趣问道。

        “哎哟,赵先生啊,你这,关心的重点错了啊,现在不是关心雷击槐树的时候,而是他们开始弹劾你了。”

        程咬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那些世家已经蠢蠢欲动了,开始发动各种关系,今天在早朝上的弹劾,连暴风雨都称不上。”

        房玄龄也是开口说道:“而且,不仅仅是那些世家臣子,还有长孙无忌,长孙无忌对你也颇有戒备,现在革部几乎架空了小半个朝廷,六部职责有不少全部集中在革部身上,让不少人产生戒心了。”

        说了这些,他们看向赵尘,只见到赵尘摩挲了下巴:“我还是比较好奇那棵槐树咋样了。”

        房玄龄:“......”

        程咬金:“......”

        看着两人急得团团转,赵尘洒脱一笑:“不急,陛下怎么说?”

        “坏就坏在,陛下什么都没说,若是在以往,陛下早就呵斥了。”

        程咬金眼中有着忧愁:“早几年,李淳风与袁天罡很有名气,相命之准,让人不可置信,李淳风这次算到晴天雷击,也的确是能说明一些什么事情。”

        “说明什么?”

        “说明他确实有实力啊。”

        赵尘点了点头,连雷击都能算到,看来在大唐,一些天象这些东西,也的确是有迹可循。

        “赵先生,你有办法吗?”

        程咬金和房玄龄期待地看着赵尘。

        “雷击代表什么?”

        赵尘笑着问道。

        “雷击......”

        房玄龄沉吟了一下:“雷击代表不详,尤其这种晴日雷击。”

        “这样啊。”

        赵尘说完,抬头看了看天空,唔,晴空万里。

        房玄龄也是抬头看了看天空:“赵先生在看什么。”

        “推算天气。”

        程咬金叹了口气:“赵先生,现在不是看天气的时候,现在是到底该怎么办的时候。”

        “不要着急,这个局,我自然有办法破。”

        赵尘笑了笑:“老程,放心吧,我自有办法。”

        房玄龄小心问道:“赵先生,你的办法,不会是退隐吧?”

        “不是啊,我好端端退隐干什么?”

        “那就好。”

        房玄龄和程咬金两人松了口气。

        程咬金又是追问说道:“赵先生,办法是什么,需要我们帮忙吗?”

        “不急,之前说过让子弹飞一会,我推算了一下,现在这天气情况,少说还得要等个三天到五天,等到时候我让人通知你们。”

        “好。”

        赵尘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倒是小瞧封建迷信了,看来有必要给所有人,都上一堂课。”

        赵尘慢悠悠离开,而程咬金与房玄龄,两人看了一眼,倒是心中稍安,因为赵先生并不是说大话的人,但到底什么办法,他们也一无所知。

        只能先等。

        两人离开了赵府庄园,发生了这档子事之后,还肯来赵府庄园寻赵尘的人,几乎没有。

        世家臣子就不用说了,马周、唐俭他们,也是没有过来,毕竟他们的关系也没有和赵尘多铁,最铁的还是房玄龄两人。

        与此同时,崔府。

        “今日早朝,陛下什么都没说,就是最好的讯息。”

        崔纶坐在椅子上,满是自信之色。

        崔元褚站在身前,满是恭敬,他的脸上还有些不解:“父亲,为何陛下什么都没说,就是最好的讯息。”

        “你也不想想,之前陛下对驸马,有多么包庇,胳膊肘都快拐得看不见了,之前只要有弹劾,甚至不需要驸马出面自辩,陛下就会平息这件事,可这次呢,这次陛下什么都没说,没有为驸马平息这件事。”

        崔元褚反应过来,若有所思点点头。

        “这就说明,陛下也在犹豫,陛下对驸马的信任,中间有了裂缝,这才是最重要的,这个时候的弹劾,只要弹劾的人多了,众口铄金,陛下也会有压力,保不住驸马。”

        崔元褚又想了想:“那驸马不会自辨吗?”

        “自辩?呵呵,这一次,他怎么自辩?”

        崔纶冷笑一声,端起茶杯,不疾不徐喝了一口:“命理这种东西,玄而又玄,李淳风推算得这么准,都晴空雷击槐树了,这种现象,他驸马要怎么自辩?就算是汉朝张子房来了,他也不可能破这个局。”

        命理上的事情,本来就无解,现在李淳风用晴空雷击槐树作为证据,而偏偏这种小概率事件还发生了,这有口也说不清楚啊。

        “那父亲,我们现在怎么做?”

        “自然是加一把火了,现在陛下还在犹豫,我们自然要让这把火烧得旺盛一点,继续散布谣言,只要陛下犹豫,驸马就会危险。”

        驸马没有动静,《长安日报》也没有报道,但宫里发生的事情,早朝发生的事情,又再一次出现在了民间。

        “真有晴空雷击槐树了?”

        “天啊,那,那驸马真是妖孽吗?”

        “菩萨保佑驸马啊,驸马是个好人啊。”

        与此同时,长孙冲和房遗爱他们,也是快速冲入了新闻寺。

        “快!将这个报道写上去。”

        长孙冲拿出了一份采写好的报道。

        新闻寺负责官员周达,看了一下,脸上满是无奈:“长孙公子,这个,这个......”

        “有什么不行吗?”

        “这个,这篇报道是有关驸马,现在这敏感关头,刊登驸马的消息,恐怕不妥。”

        “如何不妥?”

        周达赔笑:“长孙公子,上面有令,现阶段,不允许报道驸马的一切消息,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这个命令是谁下的?”

        长孙冲怒道:“信不信我让你干不下去?”

        周达继续赔笑:“这个,是令尊大人下的。”

        长孙冲惊愕住了。

        “所以,下官也无奈啊,长孙公子您的心情我理解,驸马是您老是,您想帮助驸马,可是,令尊大人下了命令啊,现在新闻寺不允许刊登任何驸马有关的消息,不然的话,我这颗脑袋,会搬家的啊。”

        长孙冲咬得牙齿作响:“父亲,父亲怎么会?”

        周达叹了口气:“长孙公子,你也别怪令尊大人,现在这个消息一出,还有哪个官员敢和驸马走得近啊,驸马是不是妖孽,就看陛下怎么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