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大唐当赘婿在线阅读 - 第357章 我命不该绝啊

第357章 我命不该绝啊

        第357章我命不该绝啊

        黄仁明想过很多种状况,可他万万没想到,遇到的第一个状况,就是牛不见了。

        这可真是,太讽刺了。

        关键的牛痘出在牛身上,牛都没了,咋整?

        不过,黄仁明也只是呆滞了一会,就脑袋飞快转了起来。

        “罗县令,你说其余村也有瘟疫?”

        “是。”

        “那赶紧去派人看看,他们的牛还在没在,在的话赶紧牵过来,一定要母牛。”

        青木县令点头:“好,我这就派人过去。”

        青木县令安排人员,那些接了命令的官差,翻身上马,直奔附近的同样在闹瘟疫的村子。

        黄仁明也是暂时只能等待起来,患病的病症患者,仍然是在房屋里呻吟,满脸都是脓疮。

        他对这些病人,是束手无策,只能按照赵尘所说,可是,关键的是牛没了。

        “不要紧,其余村子也有瘟疫,必然是有牛的,只要牛来了,一切就好办了。”

        但让黄仁明没想到的是,也就一两个时辰之后,那些捕快很快骑马回来了,但却并没有带牛。

        “牛呢?”

        黄仁明有些急了。

        “这,大人,远处的村子,牛都被杀了。”

        卧槽!

        黄仁明简直是想死,他瞪大眼睛:“所有的牛都被杀了?”

        “是。”

        黄仁明感觉天旋地转,不带这么玩的啊,牛没了?

        青木县令也是感觉到尴尬,起初瘟疫爆发他第一时间就下令控制疫情,同时将村子隔绝,而且为了家畜将瘟疫带出,直接下令将所有的家畜都给杀了。

        结果没想到,这一次瘟疫的关键,竟然在牛身上?

        黄仁明深吸一口气,皱着眉头快速在想办法。

        青木县令小心问道:“黄太医,青木县倒是还有一些牛,不知能否派上用场。”

        “不行,必须要感染瘟疫的牛......”

        黄仁明刚要拒绝,陡然之间却是想到了什么,他眼睛一亮:“可以,多牵几头牛过来,然后将它们送到其余瘟疫村子里去,让它们也出现感染症状。”

        青木县令呆了一下。

        黄仁明催促道:“快去!能否救治瘟疫,就看这一举了。”

        “好。”

        青木县令不敢怠慢,连忙是立刻去了。

        很快,好几头母牛就是被牵来,黄仁明一一检查,按照驸马所说,蹲下来查看母牛下方是否有牛痘。

        可是,一无所获。

        黄仁明只能是让人将这些牛送到瘟疫村里去。

        他略显烦躁:“只能再等几日了。”

        ......

        对牛头村的瘟疫治疗就如此开始了,几头牛被绑在牛头村附近吃草,还有一些母牛送到了附近的瘟疫村里,黄仁明现在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来回查看这些母牛下方,是否有牛痘。

        五日,没有。

        六日,没有。

        这一天天,仿若度日如年。

        而其余大夫,也是先按照防治措施,先将其余瘟疫村进行了简单的防治,尸体烧毁,喷洒中药,隔离那些患者。

        孙思邈则是在每日尝试不同的方法,去救治那些天花患者,尤其是在看到一个不过七八岁的小孩,脸上长满痘痘,哭得撕心裂肺,孙思邈也是只能叹气。

        “七日,救治方法并未见到效果。”

        旁边那些大夫飞快将情况记录下来。

        孙思邈走出房屋,此刻已经是晚上,他的心情很凝重。

        这种实验从来不是简单的,甚至可以说,临床试验有时候还需要耗费几年的时间。

        孙思邈预期,如果顺利,一个月之内找到正确的治疗方法,但就目前来看,之前自己想出来的几种法子,还有之前太医院想出来的保留法子,都没用。

        孙思邈只见到黄仁明也是站在村子里。

        “黄太医,你可有进展?”

        黄仁明唉声叹气:“孙神医,我感觉,我项上人头快保不住了,之前那些牛都被杀了,现在这些牛,也不知道它们感染天花瘟疫,到底还需要多久。”

        黄仁明也是愁眉不展,他从没想过,自己以后的官职前途,全部都系在几头母牛身上。

        第二日。

        黄仁明照常去看牛头村的母牛,蹲下身只见还是没有牛痘,他只觉得烦闷,但还是很快到了附近的瘟疫村,找到一头母牛。

        这头母牛挥动着牛尾,黄仁明蹲下来一看,脸上直接愣了一下,只见到母牛的乳房部位,直接就是好像溃烂了一般,在这溃烂的烂肉上,多出了许多新冒出来的痘痘。

        这一幕看起来其实极为恶心,烂肉怎么看都不好看,可黄仁明先是一愣,随即欣喜若狂:“有牛痘了,有牛痘了,天可怜见,我命不该绝啊!”

        他当即起来,命人将这头母牛赶往牛头村。

        不过,这头母牛的牛痘,还不太多,黄仁明只能继续耐心等,又等了两日,再看时,母牛的牛痘,已经是长满了下方,密密麻麻,甚至一些牛痘已经破裂了。

        “快,快!”

        黄仁明喊来几个大夫,拿着陶瓷瓶,小心在牛下方,挤压那些牛痘,将牛痘的汁液盛到瓷瓶里来。

        “小心一点,不要漏了,全部挤压干净。”

        黄仁明在后方说道。

        那些大夫也只感觉恶心,那烂肉和牛痘,摸上去滑腻又油,黏糊糊的,还带着一股异味。

        孙思邈此刻也是出来了,见到这一幕,不由问道:“有牛痘了?”

        黄仁明点头:“有了,这头牛被感染了,最为关键的牛痘有了,接下来应该就好了。”

        他记得很清楚,驸马说过,只要将这牛痘接种到人身体上,那么人就可以免疫这种天花瘟疫,而且如果是刚得天花不久的病患,在接种之后,甚至还有治愈的可能性。

        “孙神医,你那边可有进展?”

        孙思邈摇了摇头:“进展缓慢,我的几个药方不起作用。”

        一小瓶牛痘液收集好了,黄仁明小心翼翼将木塞塞上,这才说道:“我去试试驸马所说的接种方法。”

        他走到房屋里,只见到房屋里的那些病人,脸上的那些脓疮,已经是密密麻麻,甚至一些已经破裂开来。

        “这些病人,好像是天花晚期了。”

        黄仁明有些犹豫,驸马说过,天花晚期不用治了,根本治不好,只有天花早期的病人,才能治得好。

        这种早中晚期,看病人脸上的天花是痘痘还是脓疮,就能辨认。

        他记得,孙思邈那里好像有一个小孩,还是天花早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