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被判无妻徒刑冷少跪地求原谅林屿冷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在线阅读 - 第692章 裴书臣我们结婚好不好

第692章 裴书臣我们结婚好不好

        小予安歪了歪脑袋,伸出小手指着旁边另一个雪人,他看向林屿,显然在问另一个雪人是谁呢?



        林屿笑了笑,转身面对着裴书臣。



        裴书臣整个人的反应有些慢,林屿刚刚给雪人戴围巾的画面,他觉得好美。



        他好希望旁边的那个雪人是自己。



        他见林屿看着自己,不解的挑了挑眉。



        林屿又笑了笑,很标准的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在漫天雪花下,让人觉得生动又温暖。



        她上前一步,没等裴书臣反应过来,便摘下了他的眼镜。



        裴书臣近视六百多度,一瞬间,他的世界就模糊了。



        但是,他看见林屿将自己的眼镜戴在了另一个雪人头上。



        “哇!”小予宁立刻又兴奋的开始拍手,“另一个雪人是小臣臣,这两个雪人是妈妈和小臣臣。”



        小予安看了眼两个雪人,又看了妈妈,他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冷峻的脸:妈妈真的不要爸爸了!



        他低着头,知道自己应该为妈妈开心,可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点难受。



        不远处,裴父、曾晚晴等人早就湿了眼眶。



        裴父一边哭一边没出息的问道,“你们说岛岛这是什么意思?”



        “管她什么意思,儿子高兴就行。”曾晚晴也擦了擦眼泪,她觉得裴家人没白疼林屿。



        裴书臣整个人呆呆的看着两个雪人,他太高兴了,甚至忘了反应。



        “怎么?不愿意吗?”林屿一步靠近他,用胳膊碰了碰他,“怕麦麦不高兴吗?”



        裴书臣回过神,转头看她,但是他看不太清楚她的表情,只能懵懵懂懂的说道,“没有眼镜,我看不太清楚。”



        “不用看清楚。”林屿吸了吸鼻子,“你用心听,我问你答。”



        “哦。”裴书臣越发乖巧。



        林屿极力忍住自己的眼泪,好一阵子才颤着声音开口,“你愿意娶我吗?”



        什么?



        裴书臣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立刻转头瞪大眼睛看她,“你……你说什么?”



        “我说,裴书臣,你愿意娶我吗?哪怕我跟同一个男人离过两次婚,还有两个孩子,你愿意娶我吗?”林屿的情绪显然有些激动。



        裴书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林屿是不是在逗自己。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林屿不可能开这种玩笑,那么……他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忽然说这种话?”



        难道他们还是露馅了吗?



        然而,林屿却不回答,依旧追问道,“裴书臣,你就说愿意还是不愿意?”



        裴书臣晃了晃脑袋,让自己保持冷静,他低下头缓缓开口,“不愿意。岛岛你知道的,我……对你没有男女之情,更何况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是吗?”林屿咬着牙看着他,她忽然说了句,“好冷呀。”



        裴书臣立刻紧张起来,他怎么忘了,林屿刚刚把围巾给了雪人,他赶紧就要摘了自己的围巾给林屿。



        “好了,雪人已经堆好了,快回屋吧。”



        林屿不要他的围巾,“反正你也不喜欢我,你管我冷不冷?”



        裴书臣瞬间愣了一下,语气无奈又带着哀求,“岛岛,别闹了,冻感冒了就不好了。”



        “裴书臣,你有意思吗?”林屿彻底崩溃了,她一边哭一边说道,“你自己病成了什么样子,还有心思担心我会不会感冒?你还敢说你不喜欢我?”



        这时,裴父和曾晚晴过来,把两个小家伙抱走了。



        裴书臣一下子就慌了,“岛岛,你说什么呢?”



        他僵硬的笑了一下,“我没有病呀,谁说我病了?我很好,真的,你先把围巾戴上,或者咱们先回去再说。”



        “裴书臣,你浑蛋,你想让我内疚一辈子吗?”林屿泣不成声,“你打算今天见过我,就彻底消失,找一个我看不见得地方,悄悄死去是吗?”



        裴书臣从未感觉这么无力,他只能一遍遍的重复,“没有,我没有病,没有……”



        他多想一切都是一场噩梦,他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林屿自己很健康,可以娶她,可以照顾她和两个孩子一辈子,可是不可能了。



        上天给了他幸福的三十年,如今,要把一切收走了。



        “裴书臣,我们结婚好不好?”林屿抓着裴书臣的胳膊,“你娶我好不好?裴叔叔和曾阿姨都很喜欢我,大哥大嫂也喜欢我,他们不会不同意,我们结婚!”



        “不行,不行!”裴书臣用力挣开林屿的手,他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他扶住了那个雪人,摸索的找到了自己的眼镜戴上。



        他看着那两个静静站在一起的雪人,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答应,因为他和林屿的故事注定像这对雪人一样,活不过这个冬天。



        “裴书臣!”林屿不放弃,她要嫁给他,因为她知道他瞒得自己有多苦,也知道他有多爱自己。



        如果说他活在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愿望,一定是跟她有关。



        只是,她无法左右自己的心,让自己现在就爱上他,可是,她可以嫁给他,用行动爱他一辈子。



        “我说了不行。”裴书臣忽然情绪激动起来,他机械的转过头,眼镜不断被雾气遮住,他总是看不清林屿的脸。



        他深吸一口气才缓缓开口,“你走吧,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以后……不要再出现在裴家。”



        “裴书臣,你一定要对自己这么残忍吗?”林屿强忍着眼泪,“你现在赶我走,以后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你……”裴书臣缓缓抬起手,还没碰到林屿,他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裴书臣!”林屿冲过去扶住他,她刚转头要喊人,就见裴父、裴书礼一起从家里冲了出来,显然他们一直关注着这里。



        家里,曾晚晴赶紧打了120.



        林屿手足无措,看着裴书礼把裴书臣抱了起来,往家里跑去。



        她担心的跟在后面,哆哆嗦嗦的跟裴父解释,“对不起,我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晕倒。”



        “岛岛,别担心,这不怪你。”裴父强忍着眼泪,“今天,确实是他计划中最后一次见你,他的身体已经无法负担了。没关系,我们一起送他去医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